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 资讯中心News
当前位置: 首页-资讯中心
  “联动狂魔”《堡垒之夜》的联动之旅显然还在继续,前不久《堡垒之夜》宣布联动《铁血战士》时就有粉丝调侃是否会有《异形》联动。不过粉丝的这些调侃或将成真,根据最新的泄露,《堡垒之夜》或将联动《异形》。    知名《堡垒之夜》数据挖掘者“HYPEX”分享了一段游戏新图像及声音。 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嘶嘶/流口水的声音,这通常是异形攻击前的声音。而HYPEX分享图像则与《异形》中的飞船Nostromo号几乎相同。  此前,我们曾报道《堡垒之夜》数据文件中存在一款大型皮肤,当时我们猜测这款大型皮肤可能是为灭霸准备的。不过结合此次《异形》联动的泄露,这款皮肤也有可能是为异形而准备的。
2021-02-25
  在IEM卡托维兹的淘汰赛前新闻发布会上,Bubzkji透露,Astralis对六人阵容的看法在最近发生了改变,这名22岁的选手上个月没有参加队伍的比赛,在IEM卡托维兹的小组赛中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在Nuke中上场。  根据Bubzkji的说法,在Valve宣布了2021年RMR系统之后,俱乐部的想法发生了改变,在该系统中,队伍不能像之前那样在比赛中间换人。  “Valve不允许在RMR赛事中使用替补,所以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六人名单的事情,我认为我们试图相处一些不同的东西,”Bubzkji透露,“不同的是,我不仅仅只会玩一张地图,我现在可以在很多地图中融入体系。”  “Valve限制了换人后,我们很难再按照之前的方法做,所以我们便尝试着去解决它,我们有一些事情要做,也许不是在这届IEM卡托维兹上,但是在淘汰赛结束之后,我想我们会做一些工作的。”  Bubzkji在他出战的8场Nuke的比赛中表现也一般,只有在对FURIA和mousesports的两张图中获得了高于平均水平的发挥。他承认自己之前在队伍中的位置不太合适,并补充说他的角色将会改变,这样他也会在比赛中更舒服。  “我认为Nuke中的一些角色并不适合我,这不是什么秘密,我觉得这也是影响我表现的因素,所以现在我们想要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再次尝试。”
2021-02-25
  此前,就有很多传闻称暴雪正在打造一款《魔兽》题材手游。而近日,暴雪3D美术师ayton在推特上表示,暴雪确实在打造一款《魔兽》题材手游。    暴雪3D美术师ayton称:我们更新了新的环境美术师招聘信息。我们的《魔兽》手游急需一位环境艺术师。我在暴雪工作的日子大部分已经投在个这个项目上,我们的团队真的很棒。    此前,传闻的《魔兽》手游并未在暴雪嘉年华上亮相,而动视暴雪CEO之后又表示暴雪正在开发多个免费的《魔兽世界》手机游戏,不知这位3D美术师是否是这些项目的成员。此外,在暴雪的招聘页面中,确实存在一些“未公布项目”,这些项目的任职要求均为手游方向。
2021-02-25
  瑞典主办方宣布,DreamHack三月公开赛北美区将有现世界排名第五的队伍Liquid参与角逐,和他们一起参加比赛的还有paiN、High Coast、Bad News Bears、Triumph以及Rebirth。  同样,南美区的邀请赛名单也公布了,Shark和Imperial两支队伍将直接参加正赛,剩余的队伍需要在预选赛中脱颖而出。  DreamHack三月公开赛北美区的比赛将在3月10日至14日举行,共有八支队伍参加,两支通过封闭预选赛进入正赛,而南美区有四支队伍参加,两支来自封闭预选赛。  北美参赛名单如下:  南美参赛名单如下:
2021-02-25
  本月早些时候,丹麦电竞俱乐部North宣布了永久退出电竞领域的决定。作为世界排名最高到过TOP3的这支战队来说,从2017年1月成立到2021年2月解散,North在4年多的时间里共获得了六项赛事的冠军,做出这个决定多少让人惋惜,下面我们就用十张图片来回忆下这支曾经的丹麦队伍。  2017年1月,North在丹麦足球俱乐部FC哥本哈根和丹麦电影公司Nordisk film的赞助下成立,随后这支队伍签下了前Diginitas的k0nfig,MSL,cajunb,RUBINO和Magisk在内的五名选手,正式进军CSGO领域。  2017年8月,North正式下放了Magisk,他的合同随后被Optic Gaming买断。顶替Magisk的则是valde,后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逐渐成长为North最值得信赖的选手。  2017年9月,North在成立8个月之后拿下了队史第一个线下赛事的冠军——2017 DreamHack蒙特利尔站,世界排名也来到了历史最高的第三位。此前他们分别在EPL S5和DreamHack马尔默的比赛中两次打入决赛,但在决赛中都输给了同一个对手G2。  2018年2月,Kjaerbye正式加盟North。这则转会恐怕是整个CSGO职业圈里迄今为止最为匪夷所思的转会之一,当时刚刚跟随队伍获得Major冠军的Kjaerbye,也是当时最年轻的Major MVP获得者做出了“职业生涯中最为艰难的决定”,在未告知全队的情况下,最终和North达成加盟协定。在North效力期间,Kjaerbye似乎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再也没有过类似亚特兰大Major上的发挥。  2018年9月,North在DreamHack大师赛斯德哥尔摩站的比赛中再次拿到冠军,队长MSL被评选为赛事MVP,这也是North队史上最值得铭记的冠军。在本次比赛开始之前North状态火热,分别拿下了DH图尔站和瓦伦西亚站的比赛,本次比赛中他们一路过关斩将将NaVi,mouz,Astralis等队伍一一击败。值得一提的是,决赛中North首张地图以16-1的比分痛击当时的王朝队伍Astralis,送给对方队史上最惨痛的失利。  2019年12月,North在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荣誉空白期之后,受邀参加了DreamHack塞维利亚站的赛事并获得最后的冠军,这也是North队史上最后一个有分量的冠军。从此,North下滑的趋势变得愈发不可阻挡。  2020年1月,North管理层做出了两项重要决定,续约Kjaerbye并进行俱乐部品牌重塑,调整商业结构,除了更新新的队标外,他们还对队伍的管理层进行了人员调整,意在挽回俱乐部经营不善,成绩不佳的状况。  2020年9月,整一年颗粒无收的North处于命运的十字路口,经过商议后他们决定调整发展策略,将视野转向青训人才的培养,并宣布了一项长期人才培养计划,签下替补选手Kristou并与AGF战队达成合作,此举意在为成年队输送新鲜血液,保持俱乐部战斗力。  2020年11月,也就是宣布人才培养计划之后的两个月,North将老将aizy和MSL挂上转会名单,根据MSL的说法是,North无意继续承担两人高额的薪资,North的现金流问题由此可见一斑。  2021年2月,在苦苦支撑了几个月之后,North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,轰然倒下并宣布了停牌退出的计划,从此江湖再无北狮。
2021-02-25
  本月早些时候,丹麦电竞俱乐部North宣布了永久退出电竞领域的决定。作为世界排名最高到过TOP3的这支战队来说,从2017年1月成立到2021年2月解散,North在4年多的时间里共获得了六项赛事的冠军,做出这个决定多少让人惋惜,下面我们就用十张图片来回忆下这支曾经的丹麦队伍。  2017年1月,North在丹麦足球俱乐部FC哥本哈根和丹麦电影公司Nordisk film的赞助下成立,随后这支队伍签下了前Diginitas的k0nfig,MSL,cajunb,RUBINO和Magisk在内的五名选手,正式进军CSGO领域。  2017年8月,North正式下放了Magisk,他的合同随后被Optic Gaming买断。顶替Magisk的则是valde,后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逐渐成长为North最值得信赖的选手。  2017年9月,North在成立8个月之后拿下了队史第一个线下赛事的冠军——2017 DreamHack蒙特利尔站,世界排名也来到了历史最高的第三位。此前他们分别在EPL S5和DreamHack马尔默的比赛中两次打入决赛,但在决赛中都输给了同一个对手G2。  2018年2月,Kjaerbye正式加盟North。这则转会恐怕是整个CSGO职业圈里迄今为止最为匪夷所思的转会之一,当时刚刚跟随队伍获得Major冠军的Kjaerbye,也是当时最年轻的Major MVP获得者做出了“职业生涯中最为艰难的决定”,在未告知全队的情况下,最终和North达成加盟协定。在North效力期间,Kjaerbye似乎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再也没有过类似亚特兰大Major上的发挥。  2018年9月,North在DreamHack大师赛斯德哥尔摩站的比赛中再次拿到冠军,队长MSL被评选为赛事MVP,这也是North队史上最值得铭记的冠军。在本次比赛开始之前North状态火热,分别拿下了DH图尔站和瓦伦西亚站的比赛,本次比赛中他们一路过关斩将将NaVi,mouz,Astralis等队伍一一击败。值得一提的是,决赛中North首张地图以16-1的比分痛击当时的王朝队伍Astralis,送给对方队史上最惨痛的失利。  2019年12月,North在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荣誉空白期之后,受邀参加了DreamHack塞维利亚站的赛事并获得最后的冠军,这也是North队史上最后一个有分量的冠军。从此,North下滑的趋势变得愈发不可阻挡。  2020年1月,North管理层做出了两项重要决定,续约Kjaerbye并进行俱乐部品牌重塑,调整商业结构,除了更新新的队标外,他们还对队伍的管理层进行了人员调整,意在挽回俱乐部经营不善,成绩不佳的状况。  2020年9月,整一年颗粒无收的North处于命运的十字路口,经过商议后他们决定调整发展策略,将视野转向青训人才的培养,并宣布了一项长期人才培养计划,签下替补选手Kristou并与AGF战队达成合作,此举意在为成年队输送新鲜血液,保持俱乐部战斗力。  2020年11月,也就是宣布人才培养计划之后的两个月,North将老将aizy和MSL挂上转会名单,根据MSL的说法是,North无意继续承担两人高额的薪资,North的现金流问题由此可见一斑。  2021年2月,在苦苦支撑了几个月之后,North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,轰然倒下并宣布了停牌退出的计划,从此江湖再无北狮。
2021-02-25
 

网站首页 | 官方认证客服 | 官方认证代理 | 新闻中心 | 关于官方认证

©柳州市实德电力设备有限公司liuzhoushide 2016-2019 liuzhoushide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